三州三城,我的爱情行走在路上

毕业一年 开始习惯于每天按部就班的工作生活

整一年未出远门

在一五年的尾巴 晏先生说 要不要去澳大利亚

太阳仍然爬上 夜幕一样垂 夜央三时 一样有人熟睡有人清醒 我倚在门上 淡淡的说 好啊

如何去当真呢 在这波澜不惊一尘不变的时光

那些文艺与流浪的寻觅 混在血液里 似乎已经甘于平淡在琐碎的小确幸之中 又似乎掉落在都市地铁轰咂咂的回响中

直至四月 晏先生申请下了黄金海岸的会议邀请 督促我开始办理签证

去等待一次远行 于分分秒秒细碎流淌的时光与路途之中察言观色所有遥不可及的生存方式 以及其中的人们

相对美国的高拒签率 澳大利亚的签证算是很好办的 不需要面签 我们也没有找代理

在官网下载了表格 工整的如实填写 表格内容比较多 但也都不难回答 只是英文填写 所有文字均需用大写字母 比较不习惯

在职证明 网上有许多签证使用的证明模板 套用下来 拿去单位盖章

去银行打印了工资卡与信用卡的流水

刚参加工作 资产是没有的 于是拿上了父母的资产证明 并请父母写了一份可提供资助的证明 这个网上也有模板

再附带上了晏先生的会议邀请函 晏先生的相关资料

去邮政汇款给指定代理商账号 留下汇款证明

按照官网要求 彩印复印了很多护照身份信息

再以防万一的购买了美亚保险的境外旅游险 复印合同

一起装订工整 顺丰寄出

仅短短三天 就收到了回复 签证就这样办下来了 速度快的惊人

然而澳大利亚签证不是纸质的 没有办法在护照上多印一页

入境的时候 我们是新型有芯护照 连人工通道都不需要走 也无需排队 直接在机器上刷一下护照就算过关了 便捷度简直堪比深圳人E道过境到香港

七月 正值澳洲深冬 也是雨季

我们又选择去最靠近南极的陆地 塔斯马尼亚 以及以大风灌耳的 大洋路

遇见的冰雹 看见了积雪 然而在绝大多数时间 是并不觉得寒冷的

塔岛最低温不会低于0度 温差比较大 我们在深山木屋的夜晚 出门感受一下 是刺骨的寒冷 可是室内供暖那么充足 谁会在冬季的夜 无人的街 跑出去瞎转呢

大洋路的气温并不低 但是风大的吓人 途中晏先生下车拍照 看不到人的时候我总担心他被风吹走了

黄金海岸的冬季是怡人的 在晴天的时候 甚至可以看到满大街的小吊带小短裤

终究厚衣服是很占地方的 我们每个人只带了一件厚外套 照片的服装搭配是谈不上了

在最冷最冷的时候 羽绒服里面穿件T恤加件薄毛衣也足够了 羊毛衫是原装带回来的

冬季去澳洲 还是有点吃亏的 每天五点准时天黑

大部分的道路是没有路灯的 本地人的车速又是极快 菜鸟女司机 夜路自然是不敢开的 于是每天的明亮时间基本都是在路上

幸福的是 你知道 美景 正是在路上

还有雨季 我们算是运气非常好的 虽然有很多的阴天 看不到那抹透心得蓝 但也并没有碰见很多的降雨

尤其是大洋路的天气 很有意思

你能清晰的看到一片乌云飘过来 赶紧躲回车里 雨就下起来 等一下下 乌云就飘走了

从晴朗到大雨再到晴朗 往往只是五六分钟的事情

以至于在这雨季的十日 我们并未用到雨伞

首先 如果你有一颗略显娇弱的中国胃 那我就要安利你一个迷你电饭煲 某宝有很多选择

虽然是一个亚洲人非常多的国度 你可以比较容易发现中日韩料理

但是相信我 在冬季 每天喝冰水 吃冰凉的零食 你也会觉得受够了

初抵目的地 经历了连夜的航班折腾 两天未得安顿 到黄金海岸的夜 只有burger和BBQ亮着灯 怎么都是吃不下的

贤惠如我 一个小小的电饭煲 一小包米 一小包养胃红糖

让晏先生和我美美的吃了顿温暖舒适的红糖粥

我是热爱美食的人 然而并没有在此行吃到什么极其的美食

澳洲以前是英属 众所周知 英国无美食 最常吃的是鱼和薯条 好在我喜欢吃炸鱼 但是吃多了也是腻的

然后是中日韩料理 一定要安利大家墨尔本的寿司卷 夹着牛油果的寿司卷 风味独到 我和晏先生一口气能吃十个都不过瘾

在Evandale的小酒馆 跟当地人一起吃了顿很美味的料理 这很难得

因为我们总是在路上 到了有餐厅的小镇 总是下午两点多的事情 而所有正规餐厅 都是两点关门

我们总是委屈的在关门了的各个酒馆餐厅门口流连 然后去快餐店或高速coffee

还有一点 推荐大家选择有厨房的住宿 早早天黑的夜 有着充足的享受烹饪时间

澳洲两大连锁超市 Coles和Worthwool 有许许多多的肉类和蔬果选择

牛肉羊肉鸡肉既好吃又便宜 我们竟然能吃牛排羊排吃到腻 另外还有袋鼠肉和袋鼠肉丸 我们未敢尝试

蔬菜比起国内就很贵了 那就多吃水果啊 金黄奇异果 大车厘子 大草莓 啧啧啧 那叫舒爽

牛奶便宜的惊人 矿泉水贵的惊人 每天早晨带一大杯水在车上 就多喝牛奶多喝果汁吧

在出发之前 旅行小达人如我 已经妥帖的将住宿订妥当了

黄金海岸的四个晚上 是晏先生的报销范围 订了四星级的Crown Plaza的King Room

四五十平米的大房间 大浴室 大观景阳台 健身房 游泳池 除去没有厨房 其他方面都令我们非常满意

后面的所有住宿 都是预定的Airbnb 都是我心心念念的城郊独栋洋气小别墅

如果你也喜爱这些独栋小屋 如果你也深爱大农村 如果你也是热爱生活 想感受当地人的生活模式

那我一定要安利你Airbnb这个平台

你可以发现一切你喜欢的民宿形式 你可以选择自己独享一个硕大繁华的别墅 豪华的或清新的 新颖的或简约的

也可以选择与房东合住的小房间 聊天说地把酒言欢

bnb 是bed and breakfast的意思

大部分的Airbnb会为你提供丰富的早餐饮品以及零食 甚至还有许多房东会为你提供她们自制的可口果酱

现烤的香脆面包片 果酱 黄油 澳洲大颗燕麦 牛奶 果汁 水果 浓汤

我们热爱每天的早餐

前一晚总想着 明天要早点出发 早点出发

然而第二天一早 依然会不紧不慢的享受着美食 面朝衬着阳光的百叶窗 看窗外宁静又温和的乡间小镇

倘若你是在季节好的时候来到这片土地 那么真是让人羡慕的

在大大的私有庭院中 看花 看雨 看星星

与爱人一起 享一片美食 共一杯红酒 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理想

先说外部交通 国际航班 我们是提前一个月购买了中国国航的航班

澳洲旅游大热的季节是中国新年附近的几个月 本以为正值深冬 机票定是便宜的不得了

然而时间愈近 我们愈意识到 这是中国的暑期啊

好多好多有留学意向的家长要带着孩子去澳洲拜访名校 更多更多的老人家带着留守的孩子 去找在澳洲生活的父母子女

以至于飞机抵达墨尔本机场的时候 满飞机的中国人打着电话说 对对对我们快到家啦

观察清楚了 特价机票只剩三张 果断果断拿下两张

深圳飞墨尔本往返 北京做中转 人民币不到四千一张 已经是很划算的价位

国内航班选择的是廉航 捷星

不得不吐槽的航空公司! 疯狂晚点疯狂晚点疯狂晚点

我们坐了四次 晚点分别是 半小时 两小时 三小时 一个半小时

以至于我们初抵塔岛时间已近凌晨一点 租车公司早已下班 幸好Airbnb的房东愿意来机场接送我们

在机场逗留多次 未见不晚点的捷星 所以如果你有要事要办 请千万慎重选择捷星

然后说行李托运 捷星有免费的一人七公斤的手提行李额度

具体手提行李尺寸大小要严格根据官网测量 因为如果放不进机舱行李箱的行李 只会更劳神伤财

我们在预定机票的时候同时购买了一份二十公斤的大行李托运额度

本来我们是需要带两个大箱子的 但是托运一件行李的费用简直能赶上机票钱

机智如我 果断选择了携带一个大箱子和两个手提行李的小箱子

有传说捷星的托运限重多么严苛 大概是我们运气好 并没有感觉

黄金海岸和塔岛的捷星 会称重 但超重个一两公斤并没有关系 超重多了 工作人员会请你重新整理行李 先拿出一些东西在手上即可

墨尔本机场走了四次 都是自助打印登机牌自助托运行李 完全没有查重 完全没有查重!

托运行李额是一定要在买机票的时候同时购买 现场补重会很贵

最后也是最重头的 是租车

这是晏先生和我第一次的自驾 又由我这个菜鸟女司机主舵 毫无经验 处处留意

租车是在网站 经过重重比较 选择较为便宜的铃木雨燕

塔岛和大洋路的路况都很好 不租越野车也毫无压力 重点是对于菜鸟女司机来说 车小实在好开太多了

说到选车行 大家自然是更愿意选择Hertz或者Avis这类大车行 感觉比较放心一些吧

但是身为未满25岁的年轻驾驶员的我 就比较麻烦 大车行通常是不愿意将车租给年轻驾驶员的 亦或收取比汽车租金更为高昂的未成年驾驶员保障金

对比之后 选定了澳洲本土车行 East Coast 对于年轻驾驶员只收取较少的保障金

East Coast车行之前是没有听说过的 车行也不在机场 多少还是有些不放心的

在租租车买了全险 租租车提供的全险还是蛮好的 没有最低起赔额 能想到的所有情况基本都在他们赔偿范围

不算便宜 但是安心保障 而且就不用另外买车行的保险了 最终我们并没有用上这份保险 这是幸事

其实East Coast的服务是可以放心的 我们抵达机场就给车行打了电话

塔岛是自己打车去车行 然后车行会全额报销的士费用 墨尔本是有免费接驳车在机场等待 是很方便的

办理手续很便捷的就拿到了车 车都比较新 也非常干净

即使是右舵 也不用担心 除却一开始总把转向灯开成雨刷器以外 一切上手顺利

坦白讲在出发之前 澳洲交规我们并没有了解多少

大概只知道要靠左行 要让环岛里的车 靠左行这一点比较不习惯

在起初的几个转弯 我总是习惯转向右边车道 并惊讶于对面车道怎么逆行 被晏先生敲了好多次脑袋

好在作为澳洲最适合自驾的地方 塔岛地广人稀 非常非常好开 驾车赏景真的变成了一种享受

晏先生是业余摄影爱好者

这次带的是Canon 60D 租了个大光圈16-35mm f2.8的镜头 用于在车上瞬时摄影及略广角

没有长焦 就用套机镜头 18-135mm 用于拍摄动物

在出发之前 晏先生死缠烂打终于让我同意他买一个新的三脚架 拍摄星空与自拍合影

然而 全程我们并未使用三脚架 那么重带了一路的三脚架啊

我们是多么想在塔岛拍摄星空 雨季 雨季 星空稍纵即逝 即使凌晨三四点爬起来到阳台 也未见过那璀璨的银河

自拍就不用说 大多美景所在地 都是风大到人都站不直 支起三脚架疯狂自拍 简直就是一场奢望

相片中有白色边框的 都源于我的手机拍摄

Iphone6s plus与 华为Mate7

安利大家一个好用的手机修图工具 黄油相机 让你的图片充满文艺气质

来讲一下注意事项吧

首先在提车的时候 请一定要仔细检查全车车况

会有工作人员与你一起一边检查一边在图纸上做标记 我们认真标记了车身周围及车轮的划痕

而在墨尔本还车的时候 工作人员说我们车顶有六个小坑 晏先生和我都惊呆了 我们开车如此老实 使用过程中心知肚明没有破坏到车顶 怎么可能有这么多小坑呢

然后想起 对 我们在提车检查时 并未踮脚检查车顶

这该如何是好呢 有理说不清啊 即使在租租车的赔付范围 但是终究是麻烦的事情啊

好在后来工作人员查询了电脑的详细记录 看到是我们上一任租客的遗留问题 我们才得以顺利办理还车手续

然后是信用卡押金冻结 众所周知 要使用驾驶员本人的信用卡

在出发之前 偶然在其他游记上看到 信用卡一定要是单独的VISA或MASTER渠道 不然租车刷不了

而我的信用卡 是交行银联与VISA的双渠道

这让我很紧张 赶紧又去中国银行办理了加急的VISA卡

事实是这是一个谣传 后来加急办的VISA卡 全程都没有使用

最后是大家都关心的导航

可以在租车公司租赁导航 但是比较贵 又是全英版的 用起来终究不习惯

我们是在租租车网站上租赁的导航 租车后导航是免费租赁的 只需支付八百元押金与邮费 回国寄回后押金很快就回到自己的银行卡

事实是 我们全程导航都在使用手机的Google map

提前下载好离线地图 即使是在没有信号的地方 手机也能定位看路线

道路边的指示牌也显示比较明显 对于迷路这种情况 是不大需要担心的

比年轻更年轻的时候 我希望去北方

北 是一个念起来平实厚重的字 它怀抱有一大片忧郁的土地

包括那些荒村 乡野 人群 飞雁 或者触手可及那华实弊野的田野上掠过的风

我想琨黄华叶的季节 那些老宅子紧闭的朱漆脱落的门 那些灰蓝苍郁的高远无比的天空 干燥的空气和清澈的街道 或者冰糖葫芦的甜甜香气 以及从墙后面能传来孩童嬉戏之声的旧胡同

这些自在的生命和事件 永远这么不紧不慢地投奔茫无重点的未来 悠然地像老银杏的叶子晃晃悠悠飘落的那几年

这终究是比年轻更年轻时候的故事 是我生命中未曾出现的故事

首都机场甚是繁忙 红眼的国际航班一架接着一架

安检候机厅里熙熙攘攘布满了各色皮肤

国航的国际航班实在不算舒服 座位拥挤的伸不了腿 娱乐设施已经很老旧 机餐与国内一般鸡肉饭牛肉饭 比起达美差的太远

近十个小时的航程 伴随着气流颠簸与不绝于耳的婴儿啼哭 落地时胃部已经翻山蹈海





抵达黄金海岸机场是晚上九点过的事情

正是在国内正华灯初上人烟鼎盛的时间段 而黄金海岸机场已经冷清安静

所有的店铺都已收档 稀稀落落的几个人驱车而归

公共交通也已停止服务 晏先生联系了接机运营公司 一个胖胖的司机来载我们

一闪而过的街景显得非常寂静 温黄色的路灯 空旷的街道 寥寥闪烁的广告牌

铺天盖地的深蓝色苍穹 像欧洲电影的片尾字幕一般漫长漫长地从眼前流过去































我们来到了格里菲斯大学,感受学校的氛围。

















第二天去海边 在深圳长大的孩子 对于海水并不稀奇

而黄金海岸这个沿海而生的城市 海岸线就是城市的主轴 绵长源源不断

一直走 一直走 看不到尽头 也似乎永远也走不到头

听海鸥用毛利语歌唱 海风微咸 时光慢得像祖母手里的针线活儿

然后散步 找一只身体透明的寄居蟹 坐下来和它一起玩耍 度过整个黄昏

晚上有星光弥漫 在看见沙滩的露台上写诗 一只大海龟悄然泅离





































嗯 安利大家一间可口又精致的快餐店吧

店名我竟是不记得了的

只知道在Northcliffe电车站旁边 主路与一条社区小路的交叉口的位置

是我在澳洲数日吃过最好吃的fish&chips 是用鲜嫩的鳕鱼制成 让晏先生和我对这种英式快餐好感倍增

Big breakfast是真的很Big

我们本就大爱欧陆式早餐 一顿培根煎蛋满足的吃下来 美好的一天又开始了

早餐去的早 店里还没有别的顾客 老板热情的过来与我们聊天

得知晏先生居住在香港 大聊他当年在香港的经历感受

我喜欢看外国人说话时手舞足蹈的样子 有趣极了











第三天的一早 清晨五点 正睡的香 被晏先生从被窝里提起来

胡乱的洗了把脸 就素着面孔 伴着微微亮的晨光 牵手走向海岸

对这座不属于我们的城 道一声早安





















由于前一晚捷星的疯狂延误 休息的不好

第一天的塔岛行程 安排的非常轻松 仅仅是从霍巴特驾车到斯旺西

在机场附近的East Coast取车之后 朝着斯旺西方向 驱车过两个海桥便出了城

即使不是晴天 也给予了我们震撼的湖光山色 是宁静的力量

出城不远便有一个大型Coles 在这里备好这几天的补给

体内翻滚的都是兴奋的血液 菜鸟女司机启程咯 下图塔斯马尼亚。



















从霍巴特出城后有两条路选择 一条大路 一条小路

塔岛的路都会标上A B C A是修得很好的大路亦或高速 B也是很不错的路面 C就不好说了

一开始我们并不知晓 走了一小截大路 晏先生嫌车多 觉得走小路应该更宁静风景更好

于是转小路

哦 泥泞道路 坑坑洼洼的泥泞道路 下着雨积着水扑扑通通弹起小石子的坑坑洼洼泥泞道路

我们这小小的Swift啊 车速根本不敢超过三十迈

好好这截道路并不是很长 一小时后我们终于又可以安心的踩着油门看风景

慎重选路 远离坑人导航员

































一个紧急刹车 快快快

路边草泥马出没注意!



















这只长毛羊啊 怎么看都有韩国偶像团体气质呢







斯旺西的Airbnb 是一个漂亮的红色大别墅

装修的既豪华又非常有品质 温暖的大壁炉 好多好多书 以及满墙的绘画作品 连洗浴用品都是Bvlgari 充满大豪宅格调

主人是专门以Airbnb为工作的 有三个房间出租

我们淡季而来十分占便宜 因为并没有其他游客来共享房间 整个大豪宅都是我们俩的

五点的冬雨塔岛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

我坐在餐桌边 看晏先生忙碌晚餐

微醺的暖黄灯光 与不断传来的食物香味 小镇静的能听见秒针跳动的声音

如果这能是生活的常态

如果这是一如既往 如果这是细水长流











沿途与晏先生谈天说地 高唱骊歌

空气中是清透的雾气 云朵很低很亮 植物也还挂着晨露

突然的想起学生年代 自己很喜欢盛夏光年 岁月静好 这类文艺又温暖的词汇

然而日记本上空下来的时光已经太长太长

在淹没于人潮中庸庸碌碌的时光中 我忘记去描述生活中值得描述的事情

一路上有你 有风 有和煦的阳光 和透进心扉的美景 一时竟也不知从何说起

拥有闲暇的时候 会像个老人不厌其烦去翻看记忆中的零散照片 那时候的空气 是否也如此时一般清新

而那些曾经隔着一个世界的温暖 终于在无数的拐曲迷失之后 成功的到达彼岸

















在出发之前的攻略笔记上看到

说Freycinet National Park的游客中心很容易被忽视掉 还要调头回来找售票处

于是在进入Park范围一段距离之后 我们依然没有看到游客中心 就有些焦急了 开始了来回调头寻找

骗子 骗子 谣传 谣传

其实游客中心在比较靠里面的位置 有非常明显的连续标志

买了塔岛国家公园的通票

真是可惜时间太短 也只能到此一游酒杯湾和摇篮山

塔岛整个岛简直都是国家公园的景致 总归是要再来深度游一次的

















被评为世界最美十大海湾之一的酒杯湾

在温和的天气爬山 到观景台上一瞥 是透蓝的颜色

有小路可以走下去海边 往返大约需要三小时 很明显由于第一天的行程耽误 我们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 到此一游签到之后就下山赶往谢菲尔德

有什么关系呢 我们心心念念的 是沿途大片草原和以百年孤独姿势伫立的奇形怪状的桉树啊







酒杯湾停车场 活捉出来觅食的小袋鼠一只

















一切完美 阳光灿烂 我们可以放肆的无法无天



















在夜幕四垂的时候 我们抵达谢菲尔德

沿主街的房子全是壁画 不愧被称为是壁画小镇

然而天色已晚 距离入住地还有一段距离 匆匆只拍几张 在一个便利店买到一点食材 继续出发

跟着导航愈走愈偏

天色已经暗的看不清景致 在数次迷路与房东沟通之后 终于抵达预定的Airbnb

是一栋独立的二层木屋 装饰独特而温馨 房东是一位胡子花白的农场主老先生 也就住在附近

木屋是由房东老爷爷自己一手建成的 房间内所有的装饰也全是又房东太太亲手制作

是多么有生活情调 又有生活能力的幸福老夫妻啊

不多沟通也能感受到他们对于生活的热爱





















前往摇篮山的路程 被映衬出苍茫而又孤独的意境 大片大片的无人区 这豪迈的孤独











































冰雹突然刺骨的就降下来了

在这个暖冬七月 山区温度是比较不留情面的 忽晴忽雨捉摸不定

晏先生带着我掩面而逃 幸而走的不算太远

跑着跑着晏先生突然停下来了 赶紧翻出相机

定睛一看 哦天哪 不知从哪钻出了一只胖家伙

这是什么动物呢 毛茸茸胖乎乎 个头也不算小

我说这肯定是熊 晏先生却坚定的说这是一种巨大的鼠科动物 去去 你家老鼠长这样?

然而这个胖家伙并不给我们更多观察它的机会

在这恶劣的天气 转个身把胖屁股对着我们 一扭一扭的觅食去了





说到在路上吃什么 基本只有到城镇才能找到少数几家餐厅的

其余大片大片的农场或无人区 连人影都是看不到的

如果走的是高速 则会断断续续有几间高速coffee

在咱们国内 服务区或过路店提供的食物都是难以下咽的

而在塔岛可以放心 高速coffee虽然只提供少量的快餐类选择 但是味道还是可口的



又是在夜幕四合的时间 抵达Airbnb入住店 小镇Evandale

与女主人做邻居的独栋小屋 女主人已早早的为我们开上暖气 一进小屋 简约的温馨扑面而来



又是在夜幕四合的时间 抵达Airbnb入住店 小镇Evandale

与女主人做邻居的独栋小屋 女主人已早早的为我们开上暖气 一进小屋 简约的温馨扑面而来







Evandale是一个历史小镇

能看见上上个世纪的教堂 战争博物馆 以及充满文艺气息的上世纪邮局

享受一顿慵懒的早餐后 我们在小镇漫步

晴朗的时候总伴随着和煦的微风 让我想起三毛书中她每天去镇上邮局取信的日夜轮转























因为晏先生的繁忙 我们在塔岛的时光 只得留有四天

这怎么能够 这怎么能够

关于这场在世界尽头的撒野

晏先生看我逍遥驾车甚是眼红 约定等他考取驾照之后 一定要来爽一把

一定要给自己充足的假期 来场完整的环岛之行

塔斯马尼亚

再见

我们还会再相见















































路边便利店的现制汉堡大的惊人 恨不得把店里所有的菜料都放进来

能清晰的闻到它散发的香味 我和晏先生依然面面相觑 不知这高耸的一个手拿不下的大包该从何下口















在奔跑于若尔盖的时候 我就意识到 自己是有草原情节的人

是宁静致远 是空旷豁达

是花 是诗 是坦荡荡的远方

我是一匹野马 但我的家乡没有草原

这让我想要离开 晏先生



































































Apollo Bay住的Airbnb是一个很大很大的独立别墅 前草坪后庭院 大的能养马

夜里又下起了大颗粒冰雹 哗哗作响

我们在充满暖气的房间 坐在柔软的地毯上吃牛排水果

我看见他最深情的面孔和最柔软的笑意

从初见时 就在这炎凉的世态之中暖阳一般给予我能力

边走边爱













一夜大颗冰雹之后 没有想到 第二天 竟是一个大晴天

除了Apollo Bay不远就进入了大奥特韦国家国家公园的境内

传说这个公园偶遇考拉的概率非常大 晏先生一路仰着脖子使劲看 眼睛都看花了 也没有找到

其实如果有更充裕的时间的话 大奥特韦国家公园也很值得一玩

果真是一个很大很大的国家公园 不着痕迹的开车都开了两个小时

一路湖光山色 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走到大洋路的精华路段 正巧是2016年7月13号

和晏先生订婚4周年的日子





十二使徒岩的壮观 归其成因 还是由风蚀浪打而成

这二十多年 从未见过这样大的风浪 我一直牵着晏先生 一不小心就会被风吹走几步

是不会休止的风 呼啸作响 吹的面庞生疼

海浪被卷起数米 远远的张牙舞爪奔涌而来 轰的一声打在石柱上 似乎要将这一切吞噬而去

让我想起敦煌的雅丹魔鬼城

都是造物者赐予我们的瑰宝 都是自然力量给予我们的警醒

晏先生 我们会携手看遍这世间的大风大浪





















午餐在坎贝尔港解决

停车场附近的小海湾水是莫名混沌 可以清晰看见碧绿与浑浊的分界线

水流湍急 一浪接着一浪 拍打出哗哗的声音

这波涛汹涌的海 给了宁静小镇特殊的伴奏乐











远山外 落日烟华 宛如一梦 梦里夕阳恢弘

海浪的咸湿海水散个没完 栈道边的藤草发了疯似的长 淹过了阶外的白花 花落时也不知归处 岩石边的青苔慢慢地爬伸向车场 一片片斑驳的绿

海鸥嘶吼着迎风向前 在不断吹退中奋力前进 夕阳散落下映着雾气水光 金灿灿的光线与碧绿的海水形成鲜明的色彩对比 空气中全是壮丽奔涌的味道























































在瓦南布尔的Airbnb 预定了一间与女主人合住的独立别墅

到时天色已晚 加上肚子饿抓紧觅食 并未拍照 真该向大家安利这间住宿的

在很安详的社区 独立的前后庭院 舒适整洁又温暖的房间 大大的落地窗 以及两只可爱的肥猫

女主人在等待并热情接待我们之后 告诉我她将有事外出 我们可以自由享用整个别墅

并且她已经在冰箱和橱柜中未我们准备好充足的早餐和零食水果

需要麻烦我们第二天早晨为两只肥猫喂食

我自然是百分百的乐意







女主人发现了我喜爱动物

就拿出地图极力向我们推荐一个当地的免费公园tower hill 驾车不过十五分钟

自然风光好 重点是有很多小动物 重中之重是有考拉!

这可把晏先生和我乐坏了 旅行接近尾声 我们并未见到考拉 这让我们正觉遗憾

当即感谢了女主人并兴高采烈的讨论行程















晏先生说我仰头看考拉仰了足足半个小时 晕不晕

太可爱了太可爱了 上下左右都把人萌化



真的是不太容易找的 它们总是隐藏在丛丛灌木之中 或者一动不动的睡在很高很高的桉树丫上

我们询问了游客中心的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热情的带我们去看

并说 我知道 它昨天上午就睡在这里

把我笑坏了 小懒熊 多久才挪一次窝呢













在回程的路上 风景有点类似于塔岛草原

在阳光的抚摸下 近六个小时的车程 我开始拼命犯困

为了提神 我们竟然在这恬静的澳洲乡村听起了郭德纲相声和今晚八零后脱口秀

在那些连钟表上的秒针都端着架子 不屑于去跳一下的空挡里

我们用大把大把的故事 填塞了层层叠叠的朝花夕暮 和绵绵不绝的流年碎时













墨尔本的行程 也是毫无计划的

随意的停停走走

来吐槽一下交通吧

由于不清楚交规也不清楚城市的复杂路面情况 我们从大洋路回来后 就在机场还了车

把行李寄存在机场 然后坐机场的sky bus往返市区 两个人差不多四百块人民币的往返票价

然而实际上不过半小时的车程 垄断性的生意 再心疼也没有办法

在市区闲逛基本都在免费电车区

我们本想乘坐35路免费电车来观光游览 可事实是 车上人多的根本站都站不稳!

其他电车在免费电车区也都是免费的 但是初来乍到 也不确定会不会坐没两站就出了免费区域

只大半日的时间 再花一百块去办张交通卡也着实不划算

罢了罢了 好在墨尔本中心区域很小

时光不染而年华不淡

再次开启暴走模式 用脚步来丈量这座城





















繁忙 道路 寂寥天 叮叮电车 夜无眠

咖啡 钟楼 旧砖瓦 幸福約定 陪伴你

行程的尾声 拥挤街头妄想听雪 构筑成我对这个冬季的思恋

















嗯 片头已经安利过了 再来带图安利一遍

晏先生与我此行的最爱 带着牛油果的寿司卷

日常生活中我们并不爱吃牛油果的 不想它与寿司竟是绝配







半月行程稍纵即逝 不畏严寒但惧于酷暑

在积淀还未足够的时候 总是要回身继续努力的

生命回归颠沛而奔忙的本质状态 并将以不断告别和相遇的陈旧方式继续下去

如果不是远行 怎么会了解远方的每个陌生而绮丽的生命轨迹

非常喜欢七堇年的一句话

要有最朴素的生活 与最遥远的梦想 即使明日天寒地冻 路远马亡

那么 加油吧

须在自己的路上 走出最繁华的风景来

-The End-

愿善良的你 拥有完美旅程

地区

添加新评论

受限制的 HTML

  • 允许的HTML标签:<a href hreflang> <em> <strong> <cite> <blockquote cite> <code> <ul type> <ol start type='1 A I'> <li> <dl> <dt> <dd> <h2 id='jump-*'> <h3 id> <h4 id> <h5 id> <h6 id>
  • 自动断行和分段。
  • Lazy-loading is enabled for <img> tags. If you want certain elements skip lazy-loading, add no-b-lazy class name.